Author Archives: illusorymind

About illusorymind

Life is a gift from above, and it's too short to waste. I like to read to learn new things to understand the mystery and to do problem solving. However, my mind is just a bit too small, so I would like enjoy Belgium chocolate ice-cream!!!

Cold and calm

今晨七度的日子 (2021.12.27),竟然有行山客。住在十九樓(實在十七,因住宅沒四及十四樓),聽到街外行山客談話,皆因聲音向上昇,加上倚山而建的建築物,聲沿窄導而上,更加響亮,每早上都聽到行山人高昂的話語聲響。也可以這樣說,這區相對靜,但也不太靜,總有車聲「窿窿」而響,只是人聲於十九樓之下仍然清晰得知他們所談是甚麼。 只是,想不到有些行山客真的堅挺,今天密雲有雨,七至八度,他們還是繼續。香港單位數字溫度的日子不多,一年可能只有幾日,所以對香港來說,這是寒冷。然而,在歐洲生活過,六、七度算不得甚麼,不太冷,若不下雪,只要穿得合宜,天氣也挺宜人,並不感到寒。 怎樣說好呢?已經是2021年終,今年差一點失去工作,失去收入,基本上活不到十二月就完了,如今還坐在廳中看灰暗天空、墨綠與灰綠的山景。2021年是悲憤的一年,中共正式全面入侵香港,不再滲透或是溫水煮蛙。明目張膽、大刀闊斧、連根拔起、一個不留的,把他們視為異見人仕的人,收監的收監、嚇走的被嚇走、取消資格的被取消資格、票控或經濟威迫的,林林總總,迫使凡受政權影響的、為保自己的職位和安舒生活的,無不聽令。為虎作倀的多不勝數,為免麻煩的更是絕大多數,就連丁點戲虐之言都不敢說,真的好像天下太平、救主降世、一切歌舞昇平,襯著節日,各有各的聖誕快樂🎄,飲飲食食,行展消會、去Staycation等等。寒而不冷。 香港,已經全面被中共統治,2021年為一國兩制劃下終結的一年。當然,以中共強而有力的話語權,他們把許多詞語重新定義、用創造新詞彙、或用不同說法或是片面及段章取義的方式來重新演譯和証明他們所說的合「法」合「理」。中共政權下的「一國兩制」、「民主」、「選舉」等,跟2021年前香港普遍認識是不同的,重要是這些定義絕對是流動的,看是誰說了算。 危險是,話語權完全被官方佔有,所有媒體都只能公告官方說法。平民在自己blog中說一兩句起不了甚麼作用。官方發言,有能寫好文章的人、博學且有資源搜刮資料;同樣地,要回應他們的謬論,公眾也需要言之有物,有據有理地的表達,並且能傳遞到公共空間並存留下去。如今,沒有人敢在灰色地帶遊走發聲,這樣下去,港人全被收服為奴,失去辨別是非真假之能,低頭為求賺取三餐一宿而已。 權力完全失衡,權貴角力,平民無權過問或反對。例如最近的殺「豬」令,又如有孕婦被控阻差辦公,2019年前這根本不會發生,因為警察還有分吋,最多帶到警察局警告幾句,如今就連最低級的警員唔高興,律政司都會興訟告那懷孕婦,其中勞民傷財可不小,莫說對被告的精神傷害。今天尚幸,那懷孕婦被宣告無罪,只怕日後同類事件發生就難講了。因為權力完全失衡,平民可知可懂的越來越小,由非官方提供錄影片會越來越小。 以言入罪、以估計的「思想」入罪已經清晰可見。2021年,的且確是要好好記住的一年。 祝願被收監的無辜人早日重得自由!祝他們的志氣不被消磨!祝願他們身心安泰! #post-christmas #newyeareve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Socio-economics | Leave a comment

獨立與孤狼

Freeiconpng 香港發生了一混血男子懷疑割了的士司機(2021.10.12)頸項因致司機失血過多而死。明報新聞報導指警方初步調查相信疑犯「單獨犯案」,與事主並不相識,不排除有精神問題,事主與疑犯並不相識。(2021.10.15 明報報導) 另外,有報導指挪威發生一男子涉持弓箭傷人,最少五死兩傷。事件中有被襲者喪命,當地警方初步稱此案為「單獨犯案」,是否涉及恐怖主義有待調查。警方如此說是合理和負任的表達。(2021.10.14 明報報導) 美國發生不少涉及一男了持槍槍擊事件、死傷不少,令很多人恐懼與心碎,但也甚少聽見警方衝出來指前件是孤狼式恐怖襲擊。對比之下,今年七月一日銅鑼灣發生一名男子持刀傷人然後自盡的事件,作為高級官員的鄧炳強先生卻急不及待衝出來說,這是孤狼式恐襲。當時,事件還未見深入調查,今天也不見報導詳情。鄧炳強先生所做的,名顯未審、甚至未查先判。可以想像,這是政治先行,是向北面領導表示自己何等跟隨他們的路線而行。但這是極之無恥,誠然,對於受傷者感到不幸和可惜,可是對於身亡的施襲者是十分無禮與不敬。你會問,何需對施襲客氣?香港有法官稱內地來港的隨機施襲者為「高尚情操」,而法官仍然可以成為國安法法官,可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而定性。鄧炳強先生對事件和施襲背景還未認清便指對方是恐襲,以其身分如此說,鄧先生是可恥的,也反映本地政府高級官員質素之劣。 一個人無綠無故傷害一個不識的人,背後的故事是要查明理解。是精神問題、是價值有偏差、是暴力傾向、是被收買、還是其他更深層的原因呢?一個生命,不論是否警察,也希望得到基本的尊重。 #news #politics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Newspaper columns, Socio-economics,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Riders of Justice

自從 Parasite 好像沒有甚好電影,加上疫情的影響,上畫的電影好像都是二線電影,總是欠了甚麼似的。看了 The Father and Riders of Justice, 忽然間好認同某人所說,美國電影很空洞。The Father 是改編只法國舞台劇,這劇很勵害,以舞台佈景,帶觀眾進老痴呆症旳混亂與恐懼。震撼。雖然沒有 Parasite 這麼密集設計的Metaphors, The Father 在細節上也有其喻意,讓人細味。Riders of Justice 不是Metaphor, 只是有點 surreal. Broken people in a problematic world. 仍然,不要看影評,甚至簡介,就讓說故事者利用觀眾既有前設和期望來給他們 surprise. 這不是一套復仇者電影, no more avengers, nor justice league. But something hilariou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where is justice?

東京奧運,沒有現場觀眾,單單靠傳媒,不一定知道其實在氣氛與狀況。 有人歡喜、有人愁。不少爆冷場面出現。美國男籃表現不濟,女子體操衛冕失敗,英國力壓中國奪男子雙人十米高台跳水冠軍,中國女排兩場不能取得一局,兵兵混雙敗給日本,日本大板直美網球十六強止步。然而,另一邊廂世界的小國,菲律賓奪舉重金牌、百慕達在三頸鐵人賽首次獲奧運金牌。香港竟然奪得一金一銀,分別於男子花劍及女子二百米自游泳。 Set of olympic athletes created by freepik 似乎,無論疫情如何險峻,讓這世界運動會在汗水、淚水、哭聲和笑聲中舉行,實在是值得。運動員把自身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努力地公平較技,其結果永遠冷人動容,感受人間一點美。 可惜,在政權利用體育比賽來麻醉眾生之時,同時無恥地誣陷平民,強詞奪理、無須證據、疑點歸於原告地判人煸動暴動及分裂國家罪罪成。 如此兇殘、如此野蠻。要記住,有分促成這樣陷害別人都是惡貫滿盈、十惡不赦,罪大惡極、窮兇極惡。 無恥總比有理更大聲! 在公平競賽中,努力不懈有可能會有正面的回報。可惜、在人類世界,在助紂為虐的環境下,兇惡的野獸,只會更兇惡地踐踏還有點良善而又追求公平公正的人。渴慕平等、公平、自由的在這城中只會失敗! 2021/07/28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Professor’s arguments

香港大學政治及行政系教授李詠怡在唐英傑案中出庭為辯方証,雖然純以分析文本角度並以專家身分出庭作證,可是在政權眼中是否又是另一個陳文敏呢?李教授從另一角度,另一些資料,得出的結論與政權所要的相反。她是否以專家身分,轉個彎指出政權的荒謬呢?李教授與李立𡶶聯合撰寫報告,其論證從統計數字、政治行政、文化、出處及語言學的層面,指出「光時」不一定有推翻政權的意思(信報Jul 10 2021)。可見她立論多角度,而且處境適切,不是從千多年前例子跳到今天而有必然的定義。從兩位教授的證詞看,你會信邊個? 明報新聞圖片 以李教授的分柝能力,她應已估量出庭作證帶來的可能後果:不用盼望再有職升,如果她是tenure 做到六十就無得做,很大可能從此以後,不會獲EDB 任可的grant. 如果,她計算過都仍然行出嚟,她是令人欣賞,是有學養、有風骨的學者。若果,她已經計算了就算她作證都改變不了判決結果,就是唐英傑宣揚港獨、煽惑他人分裂國家罪名成立,那就更難能可貴。因為作出了犧牲,證詞不被採納,也救不了唐先生,為何還有冒險呢?我猜想,就是作為一個學者,她願意為他人而作出承擔。當權力對別人的話語硬要注入解釋時,作為學者願意對一句口號負責任地盡量客觀的詮譯。她給予「光時」另一種合理的詮譯,免憑一面之詞而加罪於人。出庭作證、被人盤問,這不是一件易事。有節有理去辯解事情,現在變得很困難。 這句問題口號,在這幾年的群眾運動有一定的影響,對聚眾向心力也起了作用,但是否參與的人都懷著以這口號來號召或參予「港獨」,就不得而知。香港是一個文化學養不算普及的城市,要明白口號所涉指的意思,豈能不涉及詮譯學、語言學,其中不可或缺的是符號學(semoitics),若果找幾專家來論證,可能可以得到更多的不同理解。可惜,國安法之下,無罪推定似乎並不存在,疑點不會歸於被告。李詠怡教授的證詞改變不了已定好的劇本,「唯一」的定義正在強加在一個符號中。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喪盡天良

七月一日香港銅鑼灣流血事,一位中年漢刺傷了警員後,以同一刀插自己左胸,最後不治逝世。這是沒有遊行的後果。 警方不出幾小時便以「孤狼式恐怖襲擊」來定性事件,甚至指兇手受到不實報導所煸動。政府及建制派當然大大聲聲譴責暴力,泛民消聲匿跡。有市民自發帶白花悼念死者,遭警員驅趕,又把放地上的白花丟進垃圾桶。到來獻花,雖不至大量市民,但也引發大批警員整裝到場,搜查票控到來致祭的市民(七月二日)。 Image: hkcnews 這個政權不單兇惡,且喪盡天良,就連前線警察打手,也從之起舞。人心之惡,無限發揮。從政權及建制兩年前,利用香港一個少女在台灣被一個港人所殺,來達致政治目的,為自己士途擺佈小市民的事件,隱約可見政權的可怖,他們沒有理會此城眾生的身心與生活,只會利平民的傷亡來推自己的仕途更上一層樓。政權沒有善治、惟有暴力虐待。 試想想,積存的怨憤失去了渲洩的渠道會怎樣?不許叫口號,不可在social media 表達心情,沒有了遊行,沒有了蘋果,心裡憤憤不平可以放到哪裡去?若果,生性內向孤獨,再加上有精神困擾,只怕就像內地被裁的研究員,被壓太久而反絕望反擊地殺了上司,然而反倒得一些人的同情。 又想起,日本東野圭吾一篇小說中提及日本學校欺凌問題。另外,忘記從那套日劇看過一段關於 欺凌事件,弱小內向小學生在校內被欺凌,那位孩子的家庭是低下階層,不懂教他如何面對,老師、學校既不能、也不會做甚麼,更惶論教育局能啟發人的善性。結果,小學生被迫得心慌意亂、無路可走,在忍無可忍之下,用生果刀刺傷了欺凌他的「忌安」。可以想像,受了刀傷的欺凌者不久就無恙,可以繼續欺凌人。而那個傷人的小學生呢? 有不少小市民,就像那位因家暴引致敗血病而死的小女孩一樣,後母虐待她、父親附和著、祖母袖手旁觀。擁有權力不會理會也不明白那以刀自插之人的絕望與傷痛,唯懷有惻隱之心的人悼念亡者,是那些只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不會明白。 假冒為善的野蠻人,力竭聲嘶罵獻花者、悼念者,卻漠視自己兇殘。他們對已離世的無助者、受害者繼續施暴,他們的行徑更令人心寒。 July 13 2021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 Leave a comment

Warm number

數字不冰冷!在網上搜尋「冰冷的數字」其中一些例字:「冰冷的數字不能衡量熾熱的生命」曾德成。2020.12.28 年終回顧「《預算案》不是一組組冰冷的數字,它是政府價值觀的體現」香港財經。2018.03.26「陳茂波財爺的預算案講了一大堆冰冷數字」熊永達。2021.02.28「冰冷疫情數字無法傳遞的震撼景象」HK01標題2020.05.16 新冠「冰冷的數字埋藏了多少心酸故事」。CUHK University Press「冰冷的數字本身沒有意義,唯有解讀數字背後的故事」。蔡永忠HAS Link 2019.07 為何數字是冰冷?100ºC 是否也是冰冷?為何沒有人形容文字為冰冷?例如:冰冷的中文。數字和文數基本上可謂是符號,看見「冰冷」一詞使人有感覺,看見「肆拾柒」就不會有任何感覺,是這樣嗎? 數字,是生活的隱喻。 數字豈會冰冷,數字給我們希望,就如,the protective efficacy of Sinovac is a bit more than 50%, and the Pfizer/BioNTech is more than 90%. You feel good and safe after taking a jab not because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Shameful government

Never think that I will live under the rule of Totalitarian who governs its people with any means but kindness and integrity. The government let people drift in fear of unemployment so that they will not say no to an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Shack

在此竟然居住了八年,殘舊發霉的小劏房。要進這彷彿屬於自己的小角落,要經過別人住所的balcony,也就是與別人share the same balcony. 從搬進個小小的處所,便想離開。其實,在這七呎乘二十二呎的living room, 有兩扇窗,早上陽光可以窗射進房子,雖然時間不長,陽光也不猛烈,只是看見陽光也有一點點感動。㕑房厠所加起來也有60平方呎,總算有點空間。可是,因為房間夾窄的設計,使房間成了一個大共鳴箱 (resonance chamber), 四週作何聲音,都震顫心聲,使我精神甚為困擾。每年的十一月到下一年的四、五月,因天氣凉,沒有冷氣震動聲,鄰居的發出聲音(不論是電視聲、打機聲、loudspeaker base 的震動」、或是高談濶論)對我都是一種torture. 到了夏天,哪些聲音大多被冷氣機聲所掩蓋,另一些問題卻一一出現。源源不絕的螞蟻相對小問題,地版因為溫差常常出水,潮濕的天氣使房子不斷發霉,開冷氣就太吵。也許,比起市區百呎劏房,the condition of shack已不是最差,然而,人心無滿足,有時想,有瓦遮頭,很不錯了,我還是心感困擾,很有一個好一點地方。若果,不能為自己所有的滿足,就永遠都不會快樂,並且會做錯事。 渴望離開,我做錯了事!為了可以搬,不惜代價。用了比市價貴一千一個月的租金,租了一個單位,除了新之近,也許還是要冒險,不見得比那shack 好多小。因為租金貴,又租貴了,我發現自己有另一種stress, 因為要好慳,又感到自己奢侈了,罪疚感在責備自己。 主啊!求祢赦免我。 #Journal/2021/02/14

Posted in Personal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Aqueduct

Water tank sounds nothing worth to notice, however, water work is crucial, important, but unnoticed life sustaining construction. 自古以來,水務是一個社群存亡之秋,水利工程是生活必須,是繁榮定的基礎。古時候,城中沒有河流,靠建水道(water channel)從外引水入城中的儲水池,外敵要攻入城,一是斷水斷糧,二是從水道進入。現代社會,自來水、蒸餾水隨時都有,忘記了其源流,以為水缸是無價值之物。香港這個smart city, 實在太smart 了。不曾活在旱地,不知滴水的甘甜。古蹟中,不少偉大工程是基於人最基本的需要,也成為了今天遊人必到之地。羅馬的建築聞名遐邇,古羅馬城該撒利亞(Caesarea Maritma)相當「先進」,城中建有市場、劇場、有所規劃的街道。這位於海岸線之城,缺乏天然屏障,大希律(Heroid the Great, 37-4 BC)以人定勝天,用volcanic pozzulana sand 建做hydraulic concrete避風港,不但如此,在水源有限之下,大約在22BC 下令興建引水道(aqueduct)把水從迦密山儲池引到城中。 Aqueduct at Caeserea Maritima 及後 Hadrian 在原水道平行擴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lture and Life,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